安卓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
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你爱一杯烈酒,我则是一盏清茶

时间:2019-04-04 14:58:42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
作者:落梅拂雪

我时常在想,究竟奔走于碌碌红尘中的我们,究竟一直在追求的都是什么?所付诸的一切努力为的又是什么?是为了达到其一个圆满的结果,获得满意的收获,还是仅仅为了赢得周遭的人对自己的欣赏与赞许?在这漫漫人生长路里,本就是在虚幻与真实之间来回游走,又反复在得到与失去之间徘徊挣扎,可我们到头来又得到了多少,失去的又有多少?袅袅尘缘,终也不过只是刹那芳华而已。

古往今来,多少金碧辉煌的宫殿,多少盛极一时的王朝,到最后其实也难逃王朝更迭,人世变迁的命运。多少的繁华绚烂,辉煌功业,饱经了岁月沧桑世态与流转过后,也终成悲凉与无奈的喟叹罢了。而那些名流千史的名人大家,所流传于世,究竟记载的他们的功绩,还是他们的生前身后名,我们亦都不可得知。只知道,那些看似繁华至极的东西,最终难以逃脱岁月无情的洗礼,被时光的长河所冲散之后,有些人和事,就注定只能两两相望,又或是两两相忘。终是隔着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。

在我看来,真正完满的人生,就是前半生当是努力求取功名,为的是建功立业。而每个人的生命当中,谁不都曾有过激情澎湃的年岁?谁不都曾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?在风华正茂的年岁里,我们渴望过着热烈的生活,渴望获得别人热烈的掌声与欢呼,更渴望去探索那遥远的未知旅程。在这段青葱年岁里,多数人爱品的大多是酒,或是一饮而尽的潇洒,亦或是应邀三五知己对酒当歌的畅饮,又或是独自斟酌,将万千心事都独自诉与清风明月。如此这般,饮酒的境界,又何尝不像是我们的人生?

酒的品种有千百种,其味道亦是各不相同。有浓亦有淡,在于其个人的喜好。如林清玄所说∶“喝淡酒时,宜读李清照;喝甜酒时,宜读柳永;喝烈酒时,大歌苏东坡词。其他如辛弃疾,应饮高梁小口;读放翁,应大口喝大曲;读李后主,要用马祖老酒煮姜汁出怨苦时最好。至于陶渊明,李太白浓淡皆宜,狂饮细饮皆可。”诗词一旦入其饮酒的境界,便多了几分豪迈与洒脱不羁。只叹当今社会之人,饮酒多半却是为了应酬,要么是为了借酒消愁却浑然不知,借酒虽能使自己暂忘一时的烦忧,然而酒醒过后愁更甚。

也许多数人都偏爱于酒,然而我却更爱一盏清茶。烈酒容易麻痹自己的心,然而饮茶则可以清神。几盏清茶,似玉露琼浆,品后烦恼自消。真正的好茶,来自深山,没有尘埃。只浸染云雾和清露。而真正的好壶,却是久埋的尘泥和水调制而成,被时光之火炙烤,再经过岁月的打磨。品茶的人,则是深邃纯净之人,在一杯清澈的水中,禁得起世间的诱惑。任凭世间风烟弥漫,只在一盏茶的柔情里,细数光阴的淡定。

茶有其浓淡,亦如人生。有人追求轰轰烈烈,此起彼伏。而有人却甘愿平平淡淡,过着简净安稳的一生。“茶若相似,味不必如一。但凡茗茶,一泡苦涩,二泡甘香,三泡浓沉,四泡清冽,五泡清淡,此后,再好的茶也索然无味。”这茶的五味,同人生也甚是相同。年少青涩懵懂,不谙世事;青春芳醇,却也难免年少气盛,犯下一些无心的过错;中年则多的是成熟稳重,少了那份少时的稚嫩与戾气;到了老年之后,饱经岁月的沧桑世态过后,终是明白了其实真正人生的极致,是素简与宁静。

我们也曾一度渴望命运的波澜,可到了一定年纪才明白,真正的安稳与宁静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

我始终深信,唯有那些将红尘百味都一一尝遍,将世情百态都一一看尽过后,心灵则会愈发地干净而朴素。纵红尘多么纷乱,只要内心纯净如初,又何须惧怕尘世布满阴霾又或是黯淡无光?如若可以,多希望我的心能如阳光般温暖明媚,如皓月一般澄净明朗,亦如茶一般,在开水滚烫煮沸过后却仍不发出鸣叫,不改初时模样,亦不忘初心。只默默地贡献自己的一份清香与芬芳,任由这份清芬,在杯中飘荡氤氲,就此让它温暖你的心扉,也就此淡忘心中的烦忧。

世间众人都各有所爱,有人钟爱一杯烈酒,而我却爱一盏清茶。只挑一盏适合自己品味的茶,不为风雅,只为清心。

时光浓淡相宜,人心远近相安。愿我们,都能够在万千杯盏中找到一盏属于自己的茶。而后在一盏清茶中,修心养性,净化灵魂。不为风雅,只为静心,而自己的心即便历经尘世消磨,不会受凡尘所惑,亦不会因世情而迷乱于心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5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散文随笔  优美散文  抒情散文  爱情散文  经典散文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
沐鸣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